谁都说,人之价值,不可仅以折算为一串数字的金钱来衡量。但似乎,这些数字又在诉说着些什么。

日前,美国媒体报道,196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DNA双螺旋结构发现者之一、美国科学家詹姆斯·沃森将于明日拍卖其诺贝尔奖章,预估拍卖价将高达350万美元。沃森将是第一位拍卖诺贝尔奖章的在世诺贝尔奖得主。

而在上个月末,德国南部纽伦堡的一家拍卖公司卖出了希特勒的水彩画,成交价13万欧元。在希特勒的故事里,数度遭维也纳艺术学院拒绝一直是蹊跷的一笔。他早已做好准备为艺术献身,却走向另一条不归之路。倘若当初他圆了梦,执起了画笔,今日的世界又会是怎样的一番面貌?扯远了些。想说的是,艺评家们一致认同,希特勒的画作造诣不高。在其被拍卖的作品中,13万欧元已算高价。希特勒卖的是名,还是臭名。那些对其反人类行径愤怒到底的群众发起抗议,他们眼中希特勒的一切都该一文不名。

沃森与希特勒,主动或被动地被估价。他们出卖的,是安身立命之本,或者说是试图成就梦想的荣耀。沃森的拍卖所得将捐给慈善机构或用以支持科学研究,而希特勒的则多为个人收藏市场的普通买卖。除此之外,很多东西也都是可以拿来卖的。有达官贵人们的墨宝,有灿灿的奥运金牌。那些以青春血汗换来的金牌,有些只卖出过几千人民币。当然如果你足够大牌,如菲尔普斯之类,大抵还是能卖出不错的价钱的。

慈善或过活,为了不同的志趣,出卖自己的价值,倒能活脱脱地看见一个人的过去。是名垂青史也好,是郁郁不得志也罢,最怕的是倾尽所有换来一时显赫,却发现不过只是一昼夜长的虚无烟云,云淡风轻后已身无一物。荣耀加鼎,名利裹身时,不沾沾自喜,将自身价值的含金量最大化,才不至于可能的穷途末路,或遗臭万年。

admin 王者荣耀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