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越下天池

菏泽,我会等你

自从搬家到天海镇的海边小屋后,云洋就没有去过学校一天,声称“半道入学太尴尬,还是从新学期再开始吧!”惠美没有太过勉强她,好在云洋的学习成绩不让人操心。

云洋每天就是睡睡懒觉,听听音乐,玩玩手机游戏,拎着“小鱼”在海边吹吹风,踏踏浪花,过得可谓是悠闲自得。

转眼间已是炎炎夏日,仅仅才几个月的时间“小鱼”就已经长很大了,眼见着鱼缸快装不下,可是云洋就是不舍得将他放回海里。

晚饭过后,云洋躺在门廊边抱着小鱼吹海风,咸淡的气味随着微风浮动在周身,云洋眯起眼睛,嘴里哼着小调,在半梦半醒间再次听见那个让她念念不忘的,如暖阳般的声音:“云,这歌真好听!”

“是菏泽吗?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你?”云洋急促的问到。

“嗯,是我,云抱歉,我没有足够的灵力了,只能和你说会儿话”缥缈的声音在黑暗中回响。可是云洋却并不害怕,这个声音让她安心。

“云,把我放回海里吧!”菏泽温和的说道。

云洋抱紧鱼缸,倔强的不说话,可是眼泪却溢出了眼眶。

菏泽有些着急的说到:“别担心,我会来寻你的”

“真的吗?”云洋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着黑暗的深处问到

“嗯,真的哦!不过在那之前云你要努力想起我和我们的过去”暖阳般的声音安慰着云洋,渐渐飘远,像是要随风而逝。

“菏泽菏泽”云洋挣扎着想要寻找菏泽,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到。

微弱的声音在黑暗中回响“等我……”云洋只觉得额间一阵刺痛,像被星火灼烧,她伸手向额上摸去,一怔,从梦中醒来。抱起鱼缸赶忙回屋,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可是额头上好好的连点红印都没有,然而那灼烧感却是那样真切。

第二天傍晚,云洋来到海边,抱着小鱼蹲在沙滩上,看着余晖将沙滩、海面染成橘红色,太阳在海的尽头渐渐沉末。她依依不舍的将小鱼放回到海里,随着小鱼向海里走着,边走边说:“你说过回来找我,不论多久我等你。”渐渐地海水没过了胸口,云洋没有再向前走。可是她却惊奇的看见小鱼向深处游去的同时散发着耀眼的光亮,她深吸一口气,扎进水里睁大眼睛,看着小鱼在水中旋转着、翻滚着,渐渐变大、变幻着形状消失在海的深处。

云洋探头出水面,呆呆的向回走,一边自言自语道:“原来都是真的”而后使劲掐了下自己大腿,欢快的向小屋跑去,欢呼着:“真的,全是真的,哈哈哈”似又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面朝大海高声喊到:“菏泽,我会等你的”


图片 2

记忆的漩涡

忆前生

菏泽离开没多久,云洋就开学了。忙碌的学习和打工生活,让她没有时间沉浸在菏泽的离开中难过。

这天放学云洋向往常一样到妈妈开的甜点店打工。(惠美强行拉云洋到店里帮忙,云洋要求发工资,因此就变成打工啦!云洋自己这样认为。)

“叮铃”门上的小铃铛响后,甜点店来了客人。云洋收完上一桌,回头对门口的客人说到:“你好,欢迎光临……”话到一半呆楞在原地。

惠美见云洋这样没礼貌责备到:“云,发什么呆,怎么不迎客人入座?”而后自己和气的对客人说:“抱歉,快请进吧!要吃点什么呢?”

云洋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叫到:“您,您是灵语屋的那个老板!”

“哈哈,原来你还记得我呀!我还以为你这小丫头已经忘记我了呢!”老人摸着胡子笑道。

惠美诧异到:“是云洋认识的人嘛?”

老人转身礼貌的对惠美点点头道:“嗯,有过一面之缘!”说罢走到吧台边坐下“给我一杯咖啡,谢谢”

接着对跟来的云洋说:“七彩神仙鱼怎么样了?”

“嗯,长大了,放回海里了。你,你知不知道……”云洋手里缴着抹布,吞吞吐吐不知该怎么告诉老人她遇见的事。

“嗯~看样子你都知道了,他还真是着急呢!这个给你”说着老人递给云洋一个吊坠“这是他要我转交给你的,说是你说过等他。对吗?”云洋点点头接过吊坠认真的看了会儿,将吊坠带好后六神无主的回了家。

晚上惠美会晚些回来,云洋自己泡了面吃。回到房间坐在书桌前,看着吊坠心想:这是菏泽给我的,是他贴身带的吗?话说他好像走了好一段时间了,可是……

就在云洋手指摩擦过吊坠的瞬间脑海里浮现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在一个很美的地方,有一片湖,一条七彩神仙鱼……鱼儿变成了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在花树下拥抱……他们感觉很伤心,男子在对女子说着什么,然后取下身上的一片鱼鳞化作吊坠挂在女子脖颈上……

云洋早已泪流满面,松开了吊坠,画面戛然而止。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莫名的悲痛在心底蔓延开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云洋久久的看着挂坠,不敢再向先前那样抚摸,那些画面悲伤的让她不敢直视。

她叹口气将吊坠至于额间,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她吸入记忆漩涡的深处,周身闪过断断续续的画面,最后她停留在山间湖畔旁……云洋想起了菏泽,想起了他与菏泽的过去。

原来:上一世,菏泽是天族天池里的一条七彩神仙鱼,掌管着人族海河湖泊里的所有生灵,包括水族“持海人族”。

一天菏泽越下天池,坠入人间一处湖泊中,遇见了还是小女孩的云洋。云洋见小池里有一条漂亮的鱼儿,便天天来寻他与他说话。渐渐的菏泽对小女孩有了好感,时而幻化成人形同她玩耍。日复一日,时间转瞬,小女孩以长成美丽的女子,长久的相处两人早已都爱上了对方。为了能够长久的在一起,菏泽忍着剧痛剔除了鱼骨,这样他就可以以一个凡人的姿态生活在人间陪着云洋。

两人在小池边建了房屋,举行了简单的婚礼,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可是这样简单快乐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天族人发现菏泽消失了,便派遣能与世间万物沟通的灵族人——灵语者,寻找菏泽的下落。

在得知菏泽违反天规,剔除鱼骨与人族在一起后。天族长者大怒强行将二人分开,将菏泽变回七彩神仙鱼,交由灵语长者教化。菏泽在与云洋分开时剔下身上一片鱼鳞,化作吊坠带在云洋身上悲痛的对她说:“云儿,说好要一辈子陪着你的,可是现在不能了,对不起,我爱你”

云洋泣不成声,眼睁睁的看着灵语者带走了菏泽,她悲痛难忍,便投了湖。一位年轻的灵语者被他们的爱情打动,也早以看出他们注定的缘分。于是,把云洋的灵魂封印在吊坠里。许多年后灵语者成为新的灵语长者,他把云洋的灵魂交给灵婆,让灵婆封印了云洋的记忆,寻了能够让两人相遇的时间轮回,接着灵语长者为菏泽造了仙骨助他成人。

许多年后,灵语长者有意引云洋误入灵语镇,将菏泽交给她,唤起云洋的记忆。

画面断开,云洋从记忆中醒来,泪水划过脸颊沾湿了枕畔。初升的太阳从海平线升起,微风拂过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夏季清晨微热的空气浮动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阳光透过落地窗毫无保留的撒向房间,扑在书桌上、床上、云洋的脸颊上,映射出眼角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

云洋的心尖像有一颗深埋的种子,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破土而出,发芽抽叶,成长散枝,绿树繁茂,蓓蕾吐露,终开出一季繁花似锦。

图片 3

开了花的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