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周围宝妈多数进入了“想生的还在纠结,已生的都在后悔”的二胎时代,孕妇、产妇、全职妈妈的话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刷爆朋友圈。

前不久32岁妈妈带4岁幼女去面试,工作人员将其女带离现场,结果看护不慎,导致幼女堕楼,母女阴阳两隔的消息,着实让众多同样不易的宝妈掬了一把同情泪。但某些键盘侠针对这位母亲的指责,实在让人心寒。

这条新闻出来时,我正在二胎月子中,产后抑郁的倾向尚未平复,不免物伤其类,深叹男权社会给女人施加的压力过于沉重,用超人标准来苛求女人,用双重标准为男人开脱——要求女人家庭事业两头兼顾,纵容男人继续犯懒,心安理得地享受女人创造的劳动成果。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女人固然该自强自立,可是在女人不断进化成雌雄同体的过程中,男人并没有完成相应的系统升级——女人下班后来不及抱怨工作辛苦,就得马不停蹄地操持家务;男人轻飘飘吐出一句“上班好累”就能理所当然地瘫在沙发上玩手机游戏。现代女性大多有职场经历,深知赚钱养家不易,可是无需生产分娩的男人,没有带娃持家的意识,只知享受现成的舒适,甚至稍有不顺,就对全年无休在家操持的老婆横挑眉毛竖挑眼。前不久出现的产妇抑郁,因为老公一句“你不上班,连孩子都带不好”而跳楼轻生的新闻,不过是男权社会再添的一笔血债。

平心而论,当今社会的确存在对妻子温柔以待,能够体谅家庭主妇难处的男人,但就数量而言,实在是凤毛麟角,根本还不足以形成男女平权的气候。大清灭亡了100多年,农耕社会早就解体了,这个时代的女性已经能和男人在职场厮杀打拼,论收入论学识也不逊于男子。但即使是这样,人们还是在鼓励女人自己赚钱买花戴,甚至是和男人共担房贷,却没有人提倡男人回归家庭,或者至少是承认家庭主妇创造的价值。如此失衡的标准,不能不说是男权社会压迫女性的一大阴谋。所以现在不少女子已经识破婚姻的真相,不再轻易踏入围城,而大众却以“剩女”的标签继续对她们步步紧逼,这难道不是男权社会的另一个阴谋?

说到底,中国男人娶妻生子的成本实在太低,而中国女人走进围城无异于贱卖自己的一生。忽然对坚持独身的女子充满敬意,因为只有当这个群体成长为不容小觑的力量时,才能扭转男权思想,甚至可以说,她们才是推动男女平等的最后一线希望。

身为女人和宝妈,我实在无法认同打着“独立自强”的旗号,哄骗女人从旧坑跳进新坑的主张——过去以男人为天,为一口吃食依附对方;现在除了伺候好男人,还得能赚钱养家。过去的担子还没卸下,新的重负还在加码。

可是生为女人,我很抱歉。就算我能靠“独立自强”的意淫和自我催眠,逼自己继续忍受身为女人所遭遇的一切,也还是难以完美取悦这个苛刻的男权社会。二胎还在月子中,我就得抱着病娃四处求医,孩子哭闹不得安睡,我只能自己一整夜抱着坐到天明。孕期胖了几十斤,被老公唤成“猪”;没有上班没有收入,老公略不顺遂,就可以嘲讽“要你何用”,而我若反问必定被对方怒怼”那我不回来了“。

对于产后抑郁的女人来说,网络上风靡的那句”不生一次孩子,你都不知道自己嫁的是人是狗“真的很扎心。虽说我家老公还不至于如此薄情,可现实是,情爱终究敌不过世俗的柴米油盐。二胎出生后,成倍的压力袭来,现实的一地鸡毛很容易让人对另一半心生怨怼,相看两厌。

在鲜有人承认家庭主妇,全职妈妈的贡献这个大环境下,已经婚育的女人如果不堪承受舆论的压力,就只能自己扛起压力,家务事业两头抓,两头兼顾的初衷固然很好,但对两头的结果来说可能都得打五折——毕竟一个人能力再大,精力也终究有限。

也许我应该庆幸,自己还有一份兼职可做,有婆婆帮衬,出了月子就可以拾起原来的活计,至少无需动辄向老公开口要钱。因为今年二宝出生,二宝体弱多病,我被迫将原来的考研计划搁浅。将大宝送到幼儿园后,每天在二宝哭闹与客户催稿的焦头烂额中,吭哧吭哧地坐在电脑前码字。如果说在阶层固化的年代,大多数人需要十分努力才有机会进入上升的通道,那么我就是必须十分拼命才能勉强保住原来的地位。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注定了我很难继续提升,至少要在这种西西弗斯式的苦役中再熬三年。可这三年过去后,我的生活会更自由,我的人生会更有改造的可能吗?我只知道大宝出生的时候,我的自律已经达到这一辈子的巅峰,而生二宝的时候,我内心的期望值仍然不减,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被迫裹挟着一路向前。

愿所有已经婚育的女人还有未来可以期待,愿所有不婚的女人终能成就一生的梦想。

admin 手机游戏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