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近几年,巨头的轰然倒塌似乎越来越常见。从巅峰时期高达千亿市值的鞋王百丽委曲求全,低价卖身于鼎晖投资;到曾经的自助餐王者金钱豹黯然关闭了在北京的最后一家店;从顶着诞生4年就敲响了纳斯达克的光环的聚美优品又在不到3年的时间股价骤降90%,曾经耀眼的明星沦为了垃圾股;到被视为像大山一样坚不可摧的BAT三巨头中的百度因种种“恶习”股价暴跌,暂时退出了第一阵营;再到近段时间刷屏的乐视资金链断裂,159亿资产遭冻结、千亿市值的商业帝国遭受重创…巨头、明星、奇迹…曾经的美好好像一夜之间烟消云散,巨头的陨落像宿命一般不可避免。

这种现象可不是只存在于中国的土壤,前两年美国权威机构曾推出过当年最伟大的20家科技企业的榜单,与15年前的榜单相比,几乎是全员大换血,唯一仍坚挺的就只有苹果。相比于诺基亚、雅虎等曾经不可一世的巨头以极低的价格被收购的惨淡,微软、IBM等退居二线已属大幸,当然,更多的早已被人们忘记在历史的尘埃中,就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你可能需要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创造一项伟大的事业,而毁灭它往往只需要1年。

2

近几年,很多主打垂直与个性的小众品牌以黑马姿态迅速崛起:快手神不知鬼不觉的跻身日活最高的app之列,成立刚刚5年的喜茶凭借独树一帜的品牌定位迅速闯进了大城市白领的心里,甚至立下了挑战星巴克这样屹立多年不倒的巨头的野心。

随着近些年我国GDP一直保持着较高增速的发展,人们的消费需求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可能需要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创造一项伟大的事业。相比于大品牌的流水线产品,如今的消费者需求更加个性化和碎片化,留下巨大的市场空白。初创公司如果能从合适的角度切入,提供高品质的商品和优质的服务,往往能迅速占领市场,打通消费者的心智。每一轮消费升级都给无数新玩家带来了机会,也为巨头的衰落埋下了伏笔,而这一切正是宏观层面上阶级流动性最好的证明。

3

作为一个自媒体人,研究大号早就成为了必修课,最近在新榜上发现了一个很反常的现象:好些个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大号阅读量呈现断崖式下滑,曾经的篇篇10万+如今缩减了一半多,曾经几万多阅读量的号如今惨淡得甚至不足1万,虽然近2年公众号整体打开率确实是在下滑,但是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厉害,从高山流水直接变成了一泻千里。

与之相反的是,一些角度清奇观点独到的公众号逆势而上,并且非常强劲,近几个月频频出被无数大号转载的爆文,阅读走势也是势如破竹,这似乎和在激烈的商业红海中突围的黑马初创公司有异曲同工之处。

仔细分析一下,与经济高速发展一同出现的就是用户的精神需求的更新迭代越来越快,再直白一点就是用户越来越喜新厌旧。以前可能习惯性的用你们家的商品,现在更有可能一言不合就把你卸载。今天还是脑残粉明天就可能在各处黑你了。昨天还认认真真的读完你的推送,今天可能不高兴就直接取关了。

曾经的美特斯邦威凭借着周杰伦的超高人气在青少年中树立了酷、时髦、受欢迎的绝对印象。如今,尽管90后甚至00后对于周杰伦依然是满满的怀旧与爱戴,但仍然不能挽救美特斯邦威过山车一样急速下滑的市场份额和成百上千家店铺的关门。在人们的心里,从时尚到low也不过用了短短几年。

阴阳师在朋友圈刷屏好像还是几天以前的事,如今地铁上满眼望过去,清一色的王者荣耀似乎格外醒目。

4

前段时间,北京市文科高考状元熊轩昂关于农村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的一番言论刷屏了,大城市、中产阶级、教育资源等再一次戳中了我们脆弱的神经。

77年的恢复高考给了一大批人新的希望,大家又重新站在了一条起跑线上。那几年但凡能考上大学的,在当时都能被分配到不错的岗位,只要运气不算太差,如今大多有房有车,岁月安好。一考定终身确实是当时的铁律,无数人因此走出了贫瘠的山里,远远的跨越了原生阶层。自此,知识改变命运成为了莘莘学子的至理名言,高考也多了几分信仰般的神圣。

40年后的今天,高考依旧是神圣的,只是这神圣中参杂了几分苦涩。学区房、重点学校、大城市等一系列敏感的神经稍微被碰到就会使我们隐隐作痛。教育资源的不公平像横亘在喉咙里的一根梗,让本想高喊口号的我们难以开口。

但是,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是学历的光环效应其实是逐渐减弱的。自从1999高校扩招开始,名校毕业生越来越多,含金量也越来越低,海外留学的高材生回国后仅仅拿到几千工资都开始屡见不鲜。由名校学历带来的红利正在消失,以前考上清华北大基本可以放心有一个光明的未来,现在恐怕即使是哈佛斯坦福也不能保证在大城市买房买车顺利安家。虽然这使得“知识无用论”甚嚣尘上,但对于大多数家境普通的孩子,反而又是一次逆袭的机会。

学历的贬值使得富裕家庭在教育资源的优势被大大稀释了。无论你是三流大学还是清华北大海外名校,只要出了校门,你们又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了。事实上,各行各业很多公司的人员学历也是参差不齐,有名校高材生,也有三本甚至大专学历。曾经决定人生的高考仅仅成了阶段性的胜利,对整个人生的影响逐渐减弱。单一因素的边际效应越来越小,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证明着流动性的增强。

如果真要是一考定终身,那些从小接受了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子女和在海外接受精英教育的富二代,凭借着名校学历与光彩照人的履历,毕业后在职场上同样如鱼得水,遥遥领先,这种由教育导致的马太效应持续整个人生,那才是最可怕的阶级固化。

实际上,现如今改变命运的方法和手段其实是增多的。传统行业面临着严峻的消费升级,新玩家正在弯道超车。正处风口的视频直播、内容创业。被公认是下一个风口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共享经济……明明满眼望去全是机会,只不过,曾经最好最容易通过努力获得的上升方式:学习,如今变得越来越鸡肋。跨越阶级更像是十项全能而非高考的百米冲刺。只不过部分习惯了这条路的人始终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罢了。

不是上升的通道越来越窄,只是通道的分叉越来越多,某一条路越来越窄了而已。

admin 阴阳师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