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张一飞,今年刚满二十二,我家世代都是阴阳师,我爷爷在我出身不久就去世了,据说我家老爷子在世的时候曾经带领数百万修炼者踏平阴间,最后硬是杀死了阴间的掌管着阴间一切的“魔都大帝”是什么叫大帝?就是超出世界之规则的约束可以随手就杀死任何一切,而我家那位老爷子据说好像是逆天改命成功了,之后一年时间直追大帝,最后到了大帝的巅峰,后来我爷爷好像是因为杀的阴人太多而遭到天道惩罚,逆天改命并不是能活永久,而是比寻常人活的更要久点罢了,到了最后几天的时间曾经给我一个装满阴气的袋子和一本《发丘秘术》最开始我不解为什么要给我这些?到后来我准备去找老爷子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去世了,俩眼发红这明显就是控制不住了魔种病毒的样子,在我喊到我爸的时候我爸告诉我这位爷爷是舍不得我在里死之前流的泪而已!

  我知道这只是我爸为了糊弄我而说的话,其实我也知道我爷爷就是因为在生之前闯下太多的麻烦,到了临死的时候那些阴魂都会来找他的麻烦。

  至于我的父亲当然也是阴阳师,我们家的阴阳师和别的族门传下来的不一样说好听的我们本职就叫阴阳师,难听的就是杀死阴人来增加自身修为,我们家练得是杀气,这种杀气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个回事?多的我爸也不和我说,也不让我沾这些东西,说我八字不够硬,如果沾染了这些东西那是会有脏东西缠着我说到底了就是不让我碰着行罢了。

  而我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单纯小子,天天迷那些班花之内的,其实说白了我只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特别讨厌那些富家公子装高冷装高清之内的人,说实话他那颗心恐怕邪恶得很!再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同桌刘成华,这人我提都不想提他喜欢一位女生三年了都不敢和人家说一句话?我去,就他这样子我估计这辈子都没啥没希望了。

  而我也暗恋一位女生,他就是本班班花张琪琪,身高不高体重不胖举止优雅正是我喜欢的类型,说到这里肯定会说我傻怎么不追啊!我没想追吗?人家是白富美而我只是一个穷屌丝哪里配的上所以我也只能暗恋了,或许暗恋是一种最好的方式了。

  按往常一样放学了回到了家和往常一样吃饭可我到了家却没发现我父亲不在家这很不正常,按往常这时候我父亲应该在家的啊!于是我找了整个屋子都没找到,情急之下便打电话给我的李叔在电话中李叔也没说我爸去哪了,只是让我在家等着他他马上就赶来,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便听到李叔的声音,我急忙的去问李叔我爸怎么回事?去哪了?可惜李叔显然不想告诉我我有再三恳求他终于才和我说了!

  至于我爸去哪了?李叔只是说我爸去秦岭大山去了,说到这个秦岭大山其实就是一座陵墓据说里面凶得很,多少修炼者葬身于此,我便着急的说道:“我爸去那里干嘛?李叔一脸严肃和我说道:我爸跑去秦岭收“荒货”的行为很正常,这事儿我也知道,当时就没多问,毕竟那秦岭有那么大的一个墓葬群,古董因为雨水冲刷、山体塌陷等原因露到地表,最后散落在民间的几率很大,跑去收“荒货”很有可能能大发一笔。

  可我没想到的是,我爸这一去,就再没回来。

  说到这里我能感觉到李叔的神情一下子变的哆嗦起来,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样,大概是李叔察觉到了自己的脸色可能过于难看了吧,这才稍稍调整了过来,然后明显比刚才好了点,这才说了一句话至于你父亲现在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这句话刚刚说完我能感觉到我的心情瞬间一落千丈!

  然而就在这时店门的门外有人在敲门,我便走了过去,打开了门这是我看到了一位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而且身上还散发着一股土腥味,不用猜我都知道这位一定是个盗墓贼了。

  想当年我家也是盗墓的可是我们这一门与他们不一样,我们是官盗说白了就是为朝廷做事,官盗一门有…发丘将军、摸金校尉、搬山道士、卸岭力士。发丘将军就不用说了,就是指我们家这一脉,如今也是一脉单传再无别家了,擅长的就是看山寻龙,分金定穴!

  至于摸金校尉最擅长的也就是挖坟打洞,避开墓穴里头的机关,而且规矩特别特别的严,盗墓的时候还会看墓主人生前是做什么的,摸金的时候只取三样,而且事先会在墓室点蜡烛问死人同不同意。总而言之,摸金校尉这一行大概是发丘四门里面的最守规矩的了。

  至于搬山道人,说实话,我了解的不是很多,只知道他们从前似乎不是汉人,祖上是西域塔克拉玛干沙漠那边一座叫“扎格拉玛山”跟前的居民,也被称之为扎格拉玛部族,被认为是精绝国鬼洞族的一个分支,以前因为种种原因,老是得怪病,后来不得不举族迁移。因为他们这一族比较擅长生克制化之术,也就是五行相生相克之术,所以最后干起了土夫子的行当,渐渐的也就走出了一条挺独特的路,通晓机关,也会用机关来对付古墓里的种种不测。只不过盗墓这行当的说出来不好听,为了掩盖土夫子的身份,他们一般都习惯性的称自己的为道人,后人把他们这一门称之为搬山道人。当然,他们称自己为道人,可能也是和祖上与道门有一定渊源有关系。

  而这卸岭力士,这个就有意思了。

  这群家伙,以前就是一群绿林响马,有墓的时候盗墓,没墓的时候打家劫舍劫富济贫,一直都是官家的死对头!

  这卸岭力士,可以说是个个都是好身手,不光如此,他们还有一只特别灵敏的鼻子!

  戒烟戒酒戒辛辣,一辈子只吃素淡东西,等等一切造就了他们比狗都灵敏的鼻子,哪里有墓,走到跟前趴到地上闻一闻就能闻出个究竟,相当牛逼。

  只不过据说在蒙古军打进中原以后,这一脉因为不满足于蒙古军在中原造成的血腥屠戮,所以冲到蒙古族的草原上疯狂找寻成吉思汗的陵墓,想坏掉蒙古族的祖上风水,结果招致蒙古军的敌视,被蒙古军四处追杀,好像都快把这一脉给杀绝了,生还的一点人全都一股脑逃到了海外,近几百年来很少出现了。

  然后我对了这位中年人说了一句能让我看看你的东西吗?然而这位中年人并不了解我只是一个劲的说要见我们老板,我不急不慢的说了一句我就是这儿老板,我能看得出来这位先生脸上有点不敢的相信,其实换作是我我也不会相信,就这么一位毛头小子靠谱吗?然而他过了一会才稍稍缓和了一点,便从背上把他一直背着的的东西拿下来,我看到他包裹的很实,想你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当他从把外面那层布去掉以后我惊呆了!

  看到这刀的瞬间,我眼睛就亮了,倒不是说这刀有多出色,我看上的是那刀柄!

  那刀柄完全是青白玉做成的,这已经有些年头了,上面的氧化物,用我们的行话来说就是包浆特别厚,因为在地底下埋得年代久了的原因,所以其他矿物质已经沁入表层了,深入到里面,形成了一些跟云母片差不多的亮晶晶的东西,煞是好看。

  一看这沁色我就知道这刀绝对是真的了,毕竟刀柄沁色这东西是时间积淀出来的,可是做不得假的,而且看这玉的包浆我就知道恐怕最少也得有上千年的时间了,属于先古玉了,撇开这刀不说,光是这刀柄估计就值不少钱!

  人们都说先古玉不如明清玉值钱,其实那都是屁话,只不过先古玉太难得了,流传下来的少,保存的完整的、工艺好、品相好的几乎能卖出天价,非常罕见,所以市面上流传的大都是一些赝品,值不了几个钱,久而久之的就给人一种先古玉不如明清玉值钱的错觉。

  哐啷!

  我握住刀柄,一把将这宝刀抽了出来,霎时发出一声轻吟,寒光乍现,给我吓了一大跳!

  这柄刀虽然不知道在地下埋了多久,但是却保存的极为完好,除了刀鞘腐蚀的厉害以外,刀刃几乎没有任何损伤,极为难得与珍贵!

  我心里暗道一声走眼了,连忙仔细看了起来。

  这刀青光内敛,出鞘时有“龙吟”之音,刀背直且厚,刃长在七十公分以上,看工艺应该是东汉以后才出现的“百炼刀”了,血槽非常深,也不知道这刀当初究竟杀了多少人,血槽里面到现在还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暗红色,那是喝人血喝出来的,在刀柄的位置刻着六个小字——“刀百辟,心不易”!

  一看到这六个小字,我的面色当时就变了!!

  我家世代都是干这个的,之前我父亲在的时候我虽然一直没机会碰这个,但家里的那些有关于各代宝物的记载我可没少看,这刀的种种特征让我想到了一柄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宝刀——百辟刀!

  百辟刀相传是东汉曹操下令打造的五口绝世好刀,给了儿子三把,他自己留了两把,据说吹毛即断,锋利无匹,斩金截玉无所不能,所以有了百辟之名,只不过后世从来都没有出土过,所以它和“十大名剑”差不多,都成了一个传说。

  我仔细看着手里的这把刀的每一个细节,良久,才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应该是没错了,这绝对是那传说中的五口百辟刀里的一把!!

  我有些惊叹,这中年汉子到底他妈的倒了个什么斗啊,竟然给百辟刀都捣鼓出来了,像这种名剑名刀一直都是传说中的东西,别说什么轩辕夏禹剑之类的神器了,到现在为止就出土过一把吴王夫差剑,几乎卖出了天价,我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就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经手一把神兵,没想到到我这里竟然实现了。

  只是,如此神兵,就凭我爸给我留下的那点家底,我能收购的起吗?

  这把刀我估计最少都能卖七位数,而且还是五打头的,绝对是国宝了,被逮到那是要杀头的!!

  一时间我陷入了良久的犹豫那中年汉子可能是看我沉默了,不禁有些担心的问道:“小后生,俺这东西你能要不?”“说实话,我不太敢要。”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如果你给的价合适的话,我能考虑考虑。

  大哥,你别怀疑我这么说是在压你价,你这东西来路不干净,还他妈怪吓人的,我估计这古董一条街里也就只有我敢要了!”

  这话也没骗他,这百辟刀绝对是国之重器,路子不够坚挺的人收了也倒腾不出去,死在自个儿手里就是个祸患,指不定啥时候走漏了风声就得蹲号子吃枪子儿,这古董一条街里的人我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他们没能力要,也不敢要这东西!

  至于我……

  如果我能收购的起的话,我倒是敢要,我爸给我留下的那些门路绝对能把这东西捣鼓出去!!

  那中年汉子一听我这话,脸当时就绿了:“小后生,这东西可是俺差点拼了命才弄到手的,你好歹……”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一挥手打断了:“你想要多少钱,报个价,我看我能不能要,能要我收,不能要你就去别地儿试试!”

  那汉子犹豫了,过了良久,才咬牙道:“一万,行不?”

  我当时就瞪大了眼。

  这么……便宜?

  原本我以为他会要个天价,结果才要一万,看来这家伙也真是不懂行了,不过这些我没敢表现在脸上半点儿,假装犹豫了半天才点了点头:“行,看你家里挺困难的,那就一万吧!”我给了他钱以后,又留了他个电话,让他以后有什么东西往我这里拿,我也看出来了,这汉子八成是发现了个大墓,能出这百辟刀的墓我估计不是什么简单的墓,没准儿以后还能有什么好东西呢。

  做了这一票,我心里着实兴奋的很,找找我爸以前的路子,把这东西弄出去老子就成百万富翁了,那种感觉没法言表,当下就兴奋的一摆手:“行了,李叔,今天咱提前下班去庆祝庆祝!”

  “小飞,我就不去了。”

  李叔叹了口气,显得心事重重的,有些欲言又止,过了良久才忽然冒出:“小天,你既然收了这东西叔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可万一你要是碰到啥不对劲儿的事的话,可得立马告诉我。”

  “能有啥事儿。”

  我笑了笑,当时真的是太兴奋了,根本没注意到李叔脸上的忧虑,当时的我更不知道的是——就因为我这一次的贪婪,我险些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

  ……

admin 阴阳师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