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白鹤展翅飞翔,不多时就到达了锦户大人府邸,到了卧寝,除了锦户大人的夫人守护在身边,其他人都皱着眉头躲在一边。

一股腐臭气味散发出来。

“晴明大人您终于来了,还有博雅大人也来了啊。”躺在榻上的锦户大人吃力地吐出几个字。

“不用介意,博雅大人在这里没事的。

每次有外人在,晴明总是称呼博雅大人,“我需要查看一下大人的病症,才好作出判断。”

“好,好。”晴明掀开被子,如果说刚才进来只是觉得锦户大人太过消瘦,那么这下就非常惨不忍睹了。

全身各处不同程度的溃烂,恶臭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晴明脸色并没有变,“大人,接下来我要问您几个问题,请如实回答,不刻意隐瞒。”

“这……”锦户有点犹豫,眼睛在几个人之间来回游荡。

晴明立刻会意,“夫人麻烦您先回避一下。”

待夫人退下之后,晴明才开始问,“近一个月可是发生过什么不寻常的事?”

“有的……”锦户努力回忆,“遇到了百鬼夜行,还好依靠奶娘抄写的心经躲过一劫,随后遇到了一个特别美丽的女子,我对她一见倾心。”

“您是说百鬼夜行之后遇到的那个女子?”晴明若有所思,“护身符是不可以二次携带的,已经失去功效。这个时候最方便其他邪物靠近大人,能否请大人把护身符取出来一看?”

锦户取出护身符递给晴明,果然,护身符已经烧焦了大半。

“那女子身上有好闻的樱花香气是嘛?”晴明又问。

“是的,我特别迷恋那个味道。”锦户陶醉道,“哎?……晴明大人怎么知道的?!”

“您身上的味道,大人是男子,自然不可能涂了脂粉,即使身体溃烂,仍然还有一丝樱花香气萦绕。”晴明若有所思,“晴明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源博雅一头雾水,“你这么说我就不明白了。”

“必须去亲自拜访一下,我才能确定我的判断对不对。”晴明唇边还是淡淡的笑容,而后转身对锦户大人说,“能把大人的头发和指甲借给我一些吗?”

“好的。”锦户点头。

晴明嘴唇微动,念念有词,一只蓝色的蝴蝶从掌心飞出落到锦户的脸上。不多时就有一只又一只黑色的虫子从溃烂之处爬出来。

源博雅即使跟着晴明看了很多场面,依然在一旁皱眉。

那些虫子爬出来立刻被蝴蝶吸引蜂拥而上,迅速蚕食了硕大蓝色的蝴蝶,眨眼之间就变成了粉末。

晴明脸上没有一丝其他的表情,吩咐下人把血迹擦干净,“今晚之前我要回去一趟准备需要的东西,请夫人准备一些酒和桃干。还请大人不要离开这间屋子。”

夜晚到来了。

锦户大人家静悄悄的,只有院子里的花草虫鸣。

骤风突袭,格子窗棂被吹动,窗子被打开了。

还是一样的华服,女子招呼床上的锦户大人,“大人,我来找你了。”

那女子轻飘飘地穿过墙壁,身子轻盈地如同幽魂,瞬间来到了锦户大人的床边,俯下身来看着锦户惨不忍睹的脸,声音轻轻像是情人的低语,“大人,你不要怕,你看你现在多好看啊,和我差不多一样了。”

说着她伸出惨白的双手抱住锦户的头,轻轻对着面目模糊的脸像是嘴的位置亲了下去,微风阵阵,小巧的下巴若隐若现。“你当年为什么扔下我!?”那女子忽然厉声质问,“说好的一起过,无论怎样的生活我都陪在你身边。”

她似乎忽然气愤,对着锦户的脖颈咯吱咯吱咬下去,鲜血立刻喷出来染红了她的华服,“你说话啊,回答我!”

那女子忽然掀开盖头,虚空身影肩膀上,顶着只剩下一张嘴一个下巴的青白面容,满嘴鲜血嘴里还叼着一块肉皮,却是锦户的不错。一头黑发荡然无存,头皮也没有,只剩下裸露在外的脑子脑干等等,可以清晰见到脑袋内部的血液和细腻的骨骼纹理。

角落里有人忽然发出了声音。

“啊。”源博雅没忍住面对这骇人的场面,“对不起,晴明,我又拖累你了。”

那女子才发现角落里坐着两个人,一动不动看着这边的场景,腿边还摆着清酒和美食。

反应过来一看手里的大人,竟然是一个稻草人,胸口处挂着一个小布袋,里面封着锦户的头发和指甲。

“阴阳师,”那女子愤愤地叫到,“大人去哪了,你把他藏到哪里了?!”说着扑上去,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了回来。

她定睛一看,是一排桃干摆在晴明面前。

桃子有降妖除魔的功能。

“璎珞小姐,”晴明准确地叫出她的名字,面上波澜不惊,“您要找的不是锦户泽大人,是锦户大人的祖辈。”

“什么?”女子一愣,“他当年说过要娶我,结果最后抛弃我娶了大臣的女儿,握在家里万念俱灰,母亲把我关在屋子里许多日,家里突发大火,我没能逃出来。”

她说着一排血泪顺着脸颊落下来,“这么多年,是我依靠樱花短暂的生长灵气,每年出来寻找他。”

“你要找的锦户大人早已经去世了。”晴明语气淡淡,“璎珞小姐,可以放下了。”

悠扬的笛声传出,轻灵的笛声绸缎一般缓缓飞出,在天地之间回旋,无数蓝蝴蝶循着笛声飞来轻轻起舞。

“好美妙的笛声啊,”璎珞意识恢复了清明,在微风里静静坐着。

源博雅惊奇地发现璎珞小姐的脸开始恢复,头发一点一点重新出现,手指细白若柔荑,穿着一身红色绣了樱花的和服,一双大眼睛,又黑又亮,秋水盈盈,无数星光在她眼睛里倒影。

璎珞小姐就在笛声之中慢慢化成了一抔清灰。

源博雅和晴明坐在长廊里喝酒。

“那位璎珞小姐,也曾经有清丽可爱的时候啊。”源博雅轻轻感叹。

“你又有感叹了?”晴明微笑。

“你不要笑话我,”源博雅端坐起来。

“并没有笑话你。”

“我是想,那个时候,那个年轻的时候,锦户大人可能是真心,琴瑟和鸣,风吹云去,每年樱花树下饮酒作乐,少女轻舞,那时他们可能以为,这样的日子一辈子都不会变。岁月静好,永远在一起。”

晴明笑而不语。“你太容易伤感了,”

半天晴明才点点头,“有些东西,本来就是会变的。”看博雅还不开心地喝酒,“吹吹叶二吧。”

“好。”博雅答应着。

洒满如水月光的草丛中,夏虫吟唱的正欢。无数樱花循着笛声飞舞而来,簌簌而落,打落在两人的肩头,似乎在无声倾听着这妙曼的笛声。

                                                        (完)

admin 阴阳师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