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腐草为滢      

月色添了清辉,漂浮游荡着躲在云朵后面。土御门大路,就是鬼门的方向,坐落着几间小小的屋子,庭院里萤草,女郎花和紫藤花开的正盛,整个院子杂草疯长,像是无人打理,仔细一看虽然花草参差不齐,但是错落有序,一片自然的生机勃勃。

和屋的长廊上,源博雅正靠着柱子喝酒,一旁是拄着胳膊侧躺在长廊的少年,他穿着白色狩衣,墨发随意的用缎带高束,红唇灿烂如春日樱花,含着若有若无的浅浅笑意,正拿着一个琉璃杯浅酌着。

正是阴阳师安倍晴明。

两人面前放着烤好的秋刀鱼,夹着微微香料,鲜香无比。

鱼是源博雅带来的,他经常来拜访晴明,很大的院子似乎只有晴明一个带有生气的人住,每次没到门口晴明就知道他来了,一开始博雅还很吃惊,不过渐渐的就知道是式神出现了,所以见怪不怪。

所以把鱼交给晴明的时候,晴明只是绕道屏风后面,低声说了一句,“麻烦烤一下鱼。”也不见自己动身,一会一碟香喷喷的鱼就端上来了。

“是式神嘛?”博雅发问,说着小饮一口酒。

“是的。”晴明唇边还是温和的笑意。

话音刚落紫藤花树下就落下一个光斑,一个穿紫色唐衣的女子容貌俏丽清雅,微微鞠躬就风一样来到两人身边,给两人斟酒。

这是晴明的式神,紫藤花变得,蜜虫——晴明是这么称呼她的。

博雅有时候想,大概晴明信手拈来周围的事物就可以作为式神驱使做事,所以这么大的院子才只有他一个人。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博雅禁不住仰头感叹。

“是呢,”晴明还是浅浅笑容,“博雅来找我不是只为了赏月吧。

”“是这样的,锦户大人拜托我来的,他最近突然病了,整个人呕吐不止,怎么进食都是迅速消瘦下去,瘦的可怕,夜晚还有梦游的症状,好几次梦游差点掉进河里,或者被下人发现拿着刀在自己身上划了很多到口子,脸上还带着笑容,你想想一面把自己砍的鲜血淋漓一面自己还笑,实在是毛骨悚然,所以拜托我来找你,晴明。”博雅转述锦户家人的话。

蜜虫在一旁为晴明倒酒,晴明若有所思,抬头看看庭院,“樱花又开了呢。”

博雅一头雾水。

“这个不好判断,不过还是到锦户大人家拜访一下才能知道怎么回事,”晴明接过蜜虫准备的白纸,几下叠出一只纸鹤,“博雅,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自然,是我委托你来的。”博雅起身。

“你带好叶二。”晴明叮嘱。

叶二是博雅的笛子,天下难得,当年博雅在城楼下吹着笛子走过朱雀门,城楼上一只鬼也吹着笛子,两人认定对方是知己,于是那只鬼——朱门童子就把手里的笛子和博雅的交换了。

“好的,”博雅摸摸腰间的长笛,只见晴明把纸鹤放在地面,默念了几句咒,那纸鹤忽然变大,翅膀颤动,变成一只真正的白鹤。

晴明已经率先坐上去,回头看发呆的博雅,“走吧。”

“走吧。”          

事情是这样的。

锦户大人虽然四十多岁,但是依然还有夜里偷偷幽会女子的习惯。

大约在两周之前,夜里锦户大人又赶着牛车去见相好的女子,牛车慢慢悠悠行驶在朱雀门,走来走去经过土御门大路。

锦户睡眼惺忪,掀了帘子往外面一看,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前方不远处,暗色天光下,一些身影密密麻麻的前行。

红面的鬼。

蓝面的鬼。

两条腿直立走路的鬼。

只有一个头飞在半空中的鬼。

全身长满乳房的女鬼。

只有一个眼睛的鬼。

只有脸没有五官的鬼。

拿着一条腿吃着的鬼。

抱着人头当酒杯的鬼。

……

一大堆鬼正在靠近。

锦户大人立刻意识到,这是不小心遇到了百鬼夜行啊。

锦户想起来自己衣领里面有奶娘给他抄写缝进去的《尊胜陀罗尼》当作护身符,立刻低声招呼车外一脸茫然的下人,“进来牛车里面,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不要出声,遇到百鬼夜行了。”

几个下人一听,膝盖发软,瑟瑟发抖差点吓趴下。

近了,更近了……群鬼步步紧逼,忽然有鬼停在了牛车前,后面的鬼一下撞在了前面鬼身上,很是生气,“怎么了?!”

“我闻到人的味道了,”第一个鬼抽抽鼻子。

“有人?”后面的鬼耳朵尖的立刻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在群鬼之间传开。

“我刚才隐约看见这边有几个人影呢!”

“我也闻到了人的香味。”

“好想吃,人腿最好吃了。”举着人腿的鬼格外开心。

“才不对,是人的肠子最好吃,肠子留给我!”

群鬼眼冒绿光,四处搜索,甚至有的鬼掀开帘子把鬼头伸进来看看,“这里也没有啊。”

有护身符在,群鬼是看不见他们的。

几个人吓得紧紧捂着嘴,唯恐一出声就丢了性命,双腿哆嗦成了筛子。

搜寻无果,鬼不甘心地把头缩回去,忽然群鬼里一声欢呼,“有牛哎!”

“没有人的话,牛也是非常美味的!”群鬼迅速围过来,牛车里的人只能胆战心惊地听着牛被吃了的声音。

咯吱咯吱,似乎是骨头被咬断的声音。

还有滋滋,大口喝牛血的声音。

一开始还嚎叫的牛慢慢就没了动静,只剩下四面八方传来的经久不息的啃噬东西的声音。

几个人战战兢兢一直不做声地坚持到响声终于彻底消失。

几个人差点瘫软,小心打开帘子,前面牛的位置只剩下一点牛血。

就在这时,一个穿斗篷的女子出现,身子袅袅婷婷,十分柔美,几个人吓了一跳。“几位大人别怕,”那女子声音清脆,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小巧清丽的脸,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像是春日湖水碧波荡漾,“应该是遇到百鬼夜行了吧,都过去了,看来大人有护身符护身啊,记得还愿继续带着它,还是灵验的。”

“谢谢。”锦户探头出来看着女子痴痴发愣,“敢问姑娘芳名?”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说锦户大人真是非常恰当。

百鬼夜行之夜,虽然差点死了,没能去往相好的女人家里,那女人还托人带信过来询问锦户大人的情况,锦户大人称病就没有再去。

其实是因为那天晚上遇到的美丽女子虏去了她的心。

那女子身子优美,宛若出水芙蓉,最喜欢在樱树下起舞,动若惊鸿,静若处子。

锦户几乎日日夜晚都偷偷与女子幽会。

这个女子名唤璎珞。

后来过了几日,锦户公务实在繁忙,就没有时间再去那女子的家里。

夜晚,月华依旧,落英缤纷,一朵一朵压弯了枝头。

丝丝甜甜的樱花香气涌入屋子里。

锦户隐约之间做了一个梦,云烟缭绕之处,他穿白色中衣,看见窗口出现那一个女子的身影,穿着婚服,全身珠光宝气,盖头揭了一半,樱唇吐气如兰,纤纤素手皓腕处一只玉镯摇摇晃晃,晶莹剔透。

“大人,你过来。”那女子手指虚虚兰花指一指他。

“你怎么在这里啊?”锦户慢慢走过去,他听出了是那女子的声音。

“我们去是赏樱花啊,”那女子欢欣地抓住他的手,“大人不是一直特别喜欢我想要娶我吗?”

“恩……”锦户有点反应不过来,就被女子托着离开了屋子。

而且虽然是女子,力气大的惊人,完全挣脱不开,锦户只能任由那女子拉着一路飞速的来到最近的樱花林。

“大人说过要娶我,”那女子盖着盖头声音娇嗔,“算不算数?”

“算数啊,”锦户觉得是个梦就这样吧。

“可以掀开盖头了。”那女子道。

锦户美滋滋地伸手去掀盖头想要一睹美人芳容,盖头飘飞而下。

锦户一声尖叫。

就算此刻见到一张被大伙烧毁的容颜,也比这个好上很多倍。

那女子一张脸,刚才盖头遮着看不出来,现在暴露在光明之下,一张脸只剩下一张嘴一个下巴。上面眼睛,鼻子的位置都是虚空的,什么都没有。在夜色里分外诡异渗人。

锦户失声尖叫,摸出防身的小刀,对着对面的女人一阵乱砍。

那女子不为所动,即使满脸鲜血淋漓,依然步步紧逼锦户,嘴角扬着微笑,“大人,你不是说过最喜欢我了吗?”

后来锦户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不记得梦里任何事情,被下人在樱花林发现,全身是血,伤痕累累,到处都是伤口。

下一章

admin 阴阳师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