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纵观全球艺术市场,2014年的大基调还是延续了2012年、2013年的调整态势向下走了一个台阶,我国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表现也不乐观。尽管如此,我国的艺术品市场在调整中也还是有亮点,70、80后艺术家的当代艺术作品纷纷创下个人二级市场成交的新纪录。新水墨也成为2014年艺术市场的另一个热点。2014年的艺术品市场如此,2015年会如何呢?

在2014年11月纽约苏富秋拍上,王中军以
6176.5万美元拍下梵高静物油画《雏菊与罂粟花》

2014年10月5日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会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上,刘小东的油画《违章》以6620万港元成交

刘益谦以2.8亿人民币在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拍拍下的明成化鸡缸杯刷新了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

1 秋拍缩水 艺术品市场调整持续中

截至2014年10月27日,随着邦瀚斯古董拍卖的槌声落定,香港2014年全年的拍卖宣告结束,各家拍卖行的秋拍成绩也水落石出。于上个月结束的香港苏富比2014秋拍,总成交29.4亿元。无论与2013年同期的41.9亿港元成交相比,还是环比34.2亿港元同年春拍成交额,业绩均有所下降。11月26日落幕的佳士得,官方统计总成交额约30亿港元,与此前的预估一致。其中,中国书画总成交5亿多港元(除当代水墨外),中国古董逾7.16亿港元,二十世纪及现当代近8.5亿港元。其业绩与今年春拍的30亿港元相若。反而是远离了大拍会战的苏富比在11月24和25日的两场中国艺品的小拍中以近1亿港元的成交额和高达81%成交率给人额外惊喜。

毋庸置疑,来到2014深秋,全球艺术市场的大基调还是延续2012年、2013年以来的调整态势。包括9月的纽约和11月的伦敦,以及刚刚收槌的中国嘉德内地秋拍,市场表现都差强人意,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又向下走了一个台阶。也许对今年的秋寒早有预感,刚刚落槌的罗芙奥拍卖,虽然整体成交额一般,但是71.43%的成交率还是让执行官张增伟松了一口气。在他看来,这一成绩已经够令人欣慰了。

业内人士分析本轮调整,认为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口袋里没钱。宏观经济环境未能为今年的艺术市场创造有利条件,导致流动性紧张。加之,中国依旧处于增速放缓、结构调整的过程中,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今年的市场表现。甚至有业内人士表示,中国政府反贪使得艺术市场的交易慢了下来,古董拍卖市场投标率下降约30%,成交价格下降近三分之一,瓷器、书画类收藏品尤其表现明显。与此成为鲜明对比的是,海外市场因近几年日本、欧美买家的重新返回使得总体成交优于内地。业内人士预期,延至2014年度的调整仍然不会很快结束,至少要持续到2016年。

此前北京荣宝的总经理刘尚勇向媒体透露,调整或将持续到2015年、2016年。他觉得,本轮调整主要目的是要让市场价位回归合理范畴,一旦目的达成,调整也就逐渐停止。我国艺术品疯涨的那几年,冲得太高,已经超出了其合理区域,而其背后的学术论证也没有跟上。换句话说,疯涨的艺术品市场基础还是不扎实,天价的背后并没有很好的学术解释。因此,在遭遇市场危机的时候,空中楼阁一吹即倒。刘尚勇如是说。

2 青年艺术家上位 创新一轮纪录

调整中亦有亮点,70、80后艺术家的当代艺术作品纷纷创下个人二级市场成交的新纪录。
2014年秋季,奔波于香港秋季拍卖会的资深经纪人伍劲曾感慨道:当代艺术的确到了新老划断的时候,大致的界限是2000年。过去的10年,当代艺术市场从无到有,风光过也跌落过。至于现在的状态,我认为是平静,相当的平静当然,这是指2000年以前的艺术。它很难再制造令人惊艳的传说,即便长袖善舞如佳士得也无能为力。但是,在新艺术的创造及推广层面,眼前市场表现出的活力却的确令人眼花缭乱。新当代艺术和老当代艺术似乎已经成了两个彼此孤立的板块。对我而言,重心在哪儿,显然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伍劲所强调的是一个时间节点上,当代艺术呈现出来的不同面貌,而不是简单的艺术家换代的划分。

一个礼拜后,伍劲在微信朋友圈喝彩道:本季年轻艺术家争奇斗艳,但最大的黑马非欧阳春莫属!保利、匡时均拍出4倍于估价的成绩,最高价突破160万。考虑到欧阳春的高产,这个价格已经令人赞叹!伍劲高兴的是,10年前,他在自己操刀的新锐绘画奖发现了这匹黑马。

随着香港、北京两大战场的拍卖季尾声相继落幕,当我们罗列本年度以70、80后艺术家为代表的青年艺术家板块时不难发现,这些疯狂的纪录大都是由秋拍创下的。在70、80后艺术家2014成交TOP10中,除了陈飞和仇晓飞,其余均在本季创下个人二级市场成交的新纪录。

70后、80后是一个亮点,这是肯定的。看成绩是不是好,创新高是典型的一个角度。今年王光乐、贾蔼力、欧阳春、陈可等都在创新高,说明这个板块是很热的,保利新锐专场的100%成交,匡时把70后的高单价标杆提高到200万以上,这个变化非常明显,不需要再去深究就能看得到。在HI小店的会客厅,伍劲收起手机对记者说。一旁的展厅有藏家带着亲戚或朋友在选购新一届新锐绘画奖的艺术家作品,定睛一看,这位藏家不正是此前保利和匡时秋拍现身的藏家W先生吗?

已经超过预期了,2012年还有一个深幅的调整,2013年有一个修复,今年是这样子,很多在预期之外。价格比起过去两年的调整恢复甚至有一个反弹,我自己觉得算是不错。70、80后也到了一个该得到重视的时候,可以说来得比预期晚,但是又来得比预期突然,应该是这样。伍劲接着说。

新水墨需更多时间沉淀

当代水墨板块则成为2014年艺术品市场的另一热点。然而,对于水墨热,业内人士表现出不同的担忧。2014年秋拍市场上,新水墨就表现出不稳定现象。
在保利香港当代水墨部门专家唐莉莉看来,当代艺术市场和水墨市场有本质区别,油画的量是有限的,一个油画艺术家一年的创作如果有10贴现幅、20幅已经很多了;但是水墨艺术家则不一样,比如画写意的艺术家,一年可能画200幅。有这样的市场存在,很多客人不需要到二级市场上来追逐,在一级市场上已经能满足了。更多的时候,我们在做当代水墨时强调拍卖对于水墨的一种态度。我们认为,在新水墨里边可以梳理出一些市场上比较活跃的艺术家,并把这些艺术家推荐给藏家。

在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夏季风看来,原因还出现在目前对当代水墨的学术梳理尚处于比较薄弱的阶段,不仅二级市场,一级市场也有问题,这一块的学术梳理、理论支撑都还比较弱。水墨本身的价格起来不应该这么快。假如是一个理性的市场,应该是:好的艺术家、好的作品,有好的价格;一般艺术家、一般的作品,有一般的价格;不好的艺术家、不好的作品,价格不会高。但在所谓水墨热的前提下,市场就有盲目性,不管是好的坏的,涉及当代水墨这一块价格都很高,这个问题就出来了。我们冷静地分析这样的现象,背后跟当代艺术来比较,理论系统、学术梳理、理论支撑都是有一定欠缺的。在我看来,还没有做到位,做到位需要一定的时间,我认为这个时间给予的还不够充分。夏季风说。

太和艺术空间负责人贾廷峰则直接为当代水墨热泼了点凉水。在他看来,当下对当代水墨的概念定义很混乱,而资本强力介入当代水墨,逐利的天性驱使艺术市场对定义当代水墨的愿望又非常迫切,以至于草草甚至荒谬地将当下仍然健在的艺术家的水墨创作曲解为当代水墨。虽然一些专场名为当代水墨或当代书画,但其中拍品大多和当代扯不上关系,主要还是沿袭古人的传统国画,并囊括了很多已故近现代名家的书画作品。类似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投机行为在艺术产业链上的其他环节也比比皆是。说到底,资本与当代水墨的联姻不过是一场露水情缘,资本的主要目的从来不是为艺术事业的发展提供正能量,当代水墨不过是其用以牟利的时髦噱头,可以同甘,但绝不能共苦,一旦当代水墨式微,其联姻对象资本,恐怕会最先敲响退堂鼓。

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开始出现分化。经过市场的选择和淘汰,并不是大家都在上涨,有的是不是要跌呢?在问到明年新水墨市场趋势时,经纪人伍劲如此预测。

admin 刺激战场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