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的绘画作品价格中,静物花卉的价格相对比较固定,其他类型的画作定价受制于画家本人而不是画作本身,而静物花卉画,经过大师鉴定后,基本维持稳定。17世纪静物花卉画(以郁金香为主)经历了从升值到下降的过程;18世纪静物花卉画(以风信子为主)继续不断萎缩,各个不同种类的静物绘画几乎完全消失。不过,从17世纪至18世纪,花卉画有一根线,在名人(例如JanDavidsz
de Heem与Willemvan
Aelst)的作品中延伸下去,直至19世纪。然而总体上,在17世纪以后,花卉画开始进入了缓慢的倒退期,19世纪这种倒退走势越来越明显,花卉画很快消失在其以前荣耀的阴影中。到了20世纪,伴随着现代主义的到来,传统的静物花卉画几乎完全消失,但是60年代以来后现代主义的出现,让花卉的描绘又一次成为主流艺术的一部分,相应地,静物花卉的拍卖价格也出现了奇迹般的升值。

17世纪的静物花卉作品价格:精美绽放

在西方艺术史上,最早的静物画(stilllife)是从十六世纪的尼德兰发端的,在十七世纪逐渐成为一个独立的画种。最初的花卉画以插画的形式出现,

是一种十六世纪初时市面上流行的草本植物指南的插图。随着荷兰花卉种植业的发展,花卉画也得到进一步发展。

17世纪花卉静物画不断升值,原因有二:一是受到基督教思索生命苦短的启发,将美以静物画作的形式予以固定。当时的红衣主教范迪克勃朗明公开表达对花卉的爱慕。画家在画布上捕捉到花卉高贵而又转瞬即逝的美,通过绘画将花卉的美定格,从而超越真实花卉的短暂性。二是当时荷兰的花卉狂热,尤其是郁金香,成为投资客的宝贝。1636年,郁金香狂热达到顶峰,花卉价格高得惊人,一朵永远的奥古斯都郁金香可以卖到1000基尔德银币(1基尔德银币相当于0.6美元)。对郁金香的投资热导致财富在短时间内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形成了欧洲历史上第一次投机热。郁金香和其他花卉在17世纪不再只是装饰品,它们已经成为奢侈与财富的象征,这成为静物花卉画创作的动力。尽管在1637年,花卉市场经历了价格暴跌的局面,但是在18世纪前二十年代,静物花卉画价格依然非常高,1730年以后,价格下降,但是花卉仍然作为一种特殊的高级奢侈品持续到了18世纪末。

静物花卉画价格在17世纪末期相当昂贵,扬戴维茨德希姆(JanDavidsz
deHeem),1670年,乌特勒支(Utrecht)的肖像画家扬范德梅尔(Janvan der
Meer)装饰满花朵的圆形画框装裱的威廉三世王子的肖像售价2000基尔德银币。这种高价并不是常态,雅各布沃特兹福斯梅尔(JacobWouterzVosmaer)的小型静物花卉一幅才15银币,大型画一幅以130银币成交,这是更为真实的静物花卉画的一般价格,但是他们均高于17世纪末最后十年的价值。在1610年到1679年期间,静物画数量平稳增长,在17世纪初,占据总量的4%,但是到了世纪末,涨至17%。从静物花卉画作的数量和价格来看,这应当是静物画创作的生机勃勃的时期,而且成为17世纪的时尚。

花卉市场的发展和投资的成功,促进了艺术作品在绘画市场上的成功,收藏家会购买这一题材的绘画。他们对花卉画作的微瑕非常敏感,同时静物花卉画的价格与专家相关,混合艺术气息的作品售价较高。但是那个时候的静物画依然被视作低等级题材。受到法国艺术理论的影响,1668年安德烈斐利比安(Andr

Flibien)首次明确规定了画作的等级,静物画处在最底层,尽管后来的影响力不断增强,但是艺术评论家更关心的是风景画的复兴。由此,静物画被认为是一种对拍卖价格没有显著影响的低劣品种。

18世纪的静物花卉作品价格:下行趋势

1710年以后,一种新的绘画风格出现了,讲究非对称结构以及更鲜艳背景为特点,绿叶、露珠和昆虫被用于一种更具有装饰性的构图中。画家描绘花卉的类型有了明显的改变,丰满的风信子、蜀葵代替了郁金香,成为18世纪的一道风尚,又一轮的花卉投资风信子投资浪潮袭来。18世纪的静物绘画展现了一种贴近生活的情趣,从先前理想型的优美和典范的追求中超脱出来,显现出随意性和偶然性,花卉绘画也从崇尚华美的贵族气质和身份追求转向描绘日常生活所见的平凡而亲切的优美视像。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法国画家夏丹(Jean
Simeon Chardin)的作品,即传递出一种平民化的快乐和朴素沉着的色彩。

此时扬范海瑟姆(Jan
VanHuysum)的绘画比较著名,他早年的绘画作品拍卖价格低于17世纪的绘画拍卖价格,在晚年,作品拍卖价格极高,成为作品最贵的画家之一。比如1748年的一幅作品卖到了3600基尔德银币(

2657克黄金),同期的伦勃朗的画作拍卖价格仅仅为525基尔德银币(388克黄金)。威廉罗密尔(WillemLormier)收藏的黑修姆作品的拍卖价格显示出极大的不同,一幅棕褐土地上的花朵卖出158基尔德银币;另一幅光亮土地上的花朵卖出3100基尔德银币。画作的亮丽背景是价高的主要原因,那一抹亮色,大自然带来的清新感,细节处体现出来的无价华美,小飞虫、昆虫、蝴蝶、流水等渲染出真实感,又创造出了完美的梦幻。他的画作符合18世纪的买家的口味。

收藏家对静物画的收藏兴趣总是根据画作在艺术品市场上所占百分比来判定,根据当时的艺术品贸易中心巴黎画展和伦敦皇家学院展出的各种题材的画作统计数据,静物画只是庞大会展数量中的一小部分。巴黎在18世纪中叶,大约20%的绘画作品是静物画,在世纪末,数量已经跌至4%。以后持续低比例。18世纪拍卖的花卉作品数量是总量的一小部分,在最后的30年中,花卉贸易量和静物画价格均达到历史最低点,18世纪静物画在市场上的发展是萎缩的。

19世纪的静物花卉作品价格:沉淀时期

19世纪时,现代主义的发展着重于艺术家个性的表达和个人艺术视像的开拓,静物花卉画几乎没有了真正立足之地。早期的现代主义画家创作了一些极具个人化的静物花卉绘画作品,绘画中的现代主义之父的马奈(ÉdouardManet),将花卉作为一个次要描绘因素,辅助于叙事的完成,也具有一定的装饰作用。他的一幅《花瓶中的苔藓玫瑰》,已经没有了17世纪荷兰静物花卉绘画特征的任何迹象。

19世纪后期,印象主义在法国开始发展,花卉成为了展现作品的色彩、绘画性与装饰性的要素,而不是对花卉的细致的写实主义的描绘。比如,在莫奈1873年的作品《野罂粟》中,整幅画展现的是绿色背景下的亮红色的罂粟花斑点点缀。与此相似的是,包含在早期现代主义中的不同的流派中,花卉以不同的个性化的方式被描绘(印象派的花是光之花,

象征派的花是幻像之花, 表现主义的花是心象之花

而现代艺术之父塞尚表现的是具有内在结构的花)。19世纪是一个围绕静物花卉而创作和沉淀的年代,这些画作都沉淀到20世纪末,被拍出比较高的价格。

20世纪的静物花卉作品价格:温柔复苏

随着现代主义的发展,艺术家们希望通过视觉形式赋予生命的内在精神,后期的现代主义作品逐渐以抽象艺术著称。花卉描绘被简化甚至缩减,只须保留一种原始的自然的物态即可。因此,传统的静物花卉绘画消失在主流艺术中,花卉画也被现代派艺术评论家与艺术史家从主流艺术中剔除。

但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出现的后现代主义思潮,让花卉的描绘再次成为主流艺术的一部分,当然没有达到17世纪的那种古雅的,天真烂漫的特点和高度,传统的花卉作品让位于新的描绘方法。人们再一次对静物花卉作品进行热情地追捧,1987年3月31日老到的艺术经销商也为梵高的静物画:15朵向日葵在拍卖中以近40百万美元成交所震惊。它是作为第一幅现代性作品成交的,而不是因为他是绘画大师的早期作品保持高价纪录。但是除了梵高,其他绝大多数艺术家的静物花卉作品价格非常逊色。

根据佳士得拍卖行的拍卖纪录,亨利方丹拉图尔(Henri.FantinLatour,1836-1904)创作了一系列玫瑰、牡丹、菊花、大丽花、绣球花、紫罗兰等花卉作品,拉图尔在美术史上被认为是浪漫主义与印象主义之间的过渡人物,他并不像印象派画家那样痴迷于捕捉户外的瞬间光色印象,方丹的静物画追求荷兰画派朴素写实的特点。在1987-1999年佳士得拍卖行的拍卖价格中,最高价作品是Hortensias,giroflees,
deux pots de
pensees(绣球花,紫罗兰),成交价高达2,800,000美元。有八幅作品达到了百万美元以上,几十幅作品成交价居于十万美元以上。这些作品能达到这样的价格,却也经历了一个世纪的积淀。根据拉图尔1975年至1999年静物花卉作品的拍卖数据,他的拍品价格没有一个必然的趋势,总体上来说与莫奈的静物花卉作品价格有较大的距离。但是,在他这近40年的拍卖纪录中,花卉作品占到百分之七八十左右(尤其是玫瑰作品),特别是,在他的最高价位作品中,前10位均为花卉作品。

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1926)。提起莫奈的花卉作品,最著名的就是《睡莲》,竭尽全力描绘水的一切魅力。与其说他是用色彩表现大自然的水中睡莲,不如说他是用水中睡莲表现大自然的色彩。根据1977至1999年莫奈静物花卉的拍卖数据,很明显平均上的价格比上述拉图尔的高出很多,成交价在百万美元以上的有10多幅,甚至超过千万美元。在他的静物花卉作品中,睡莲的比重颇高,除个别睡莲作品外,睡莲的市场价值不断攀升,莫奈的Nympheas(1907)作品于1989年11月14日佳士得纽约拍卖,达到其所有花卉作品中的最高拍卖价格:10,500,000美元。而他的一幅郁金香作品Tulipesdans
un
Vase(一盆郁金香)在苏富比伦敦1979年12月5日的拍卖中,成交价为43556美元,由此看来,花还是那朵花,表现手法发生了变化,画家还是那个画家,但是,郁金香已经芳香不再,在20世纪的拍卖市场上,已经无足轻重了。

爱德华马奈(Édouard
Manet,1832-1883)。从拍卖价格的高低来看,较高价位的作品为人物画(尤其是妇女)、肖像画等。1961-1996年期间的拍卖中,早在1983年其玫瑰作品的成交价就已经达到百万美元以上。当然,马奈最喜欢牡丹,其中一幅Bouquetde
pivoines(牡丹束)于1990年11月13日苏富比纽约拍卖中,成交价为4,000,000美元,其他花卉作品的成交价也有低到80年代拍卖的一千多美元。

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1890)。梵高的静物画不同于一般的印象主义,同时具备了表现主义的特征。他为了更有力地表现自我,在色彩的运用上更为随心所欲。梵高画了很多诸如罂粟、雏菊、矢车菊、山萝卜、牡丹、向日葵、鸢尾花等。其中向日葵为公众周知,但是从1927-1998年期间的拍卖成交价来看,

其中Irises(鸢尾花)于1987年11月11日苏富比纽约拍卖,成交价为49,000,000美元,为最高价,Sunflowers(向日葵)在当年3月30日佳士得伦敦拍卖,成交价为36,171,000美元。

结语

从17到20世纪花卉拍卖价格来看,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就是:名家的价格达到尖端,而一般画家作品拍卖价格非常低,因此,拍卖等交易方式对应于两种购买人群:收藏家和一般公众,这也就是艺术品交易中的马太效应。而且每个世纪都有自己非常尖端的高价格花卉作品。不同花卉在静物画中不断呈现,也不断消失,各种花朵各自花开花落,不同画家各自欢喜不同的花朵,收藏家和公众各自追逐自己欢喜的花儿。花卉本身不再是主题,但是花卉拍卖成交价在不断变化,在四个世纪的花卉绘画作品、成交价格的演化中,花开花落知多少,到今天依然在不断变化。花卉作品不断被收藏,沉淀到后一个世纪,少数名家花卉作品拍卖价格基本确定,脱颖而出、挥斥方遒,很多画家永远都不知道在他身后的这些花儿开得如此灿烂。

admin 王者荣耀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