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3日晚,香港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曾梵志《协和医院之三》三联画拍出了1.13亿港元的天价。而此前万达以1.72亿元拍得毕加索的《两个小孩》及苏富比携伦勃朗、罗丹等艺术品进京拍卖,显示中国实力雄厚藏家正将目光转向西方艺术品。

曾梵志只是个案

《协和医院之三》三联画是曾梵志继10月6日香港苏富比秋拍《最后的晚餐》以近1.81亿港元成交后的第二件亿元作品。

《协和医院之三》创作于1992年,是曾梵志从湖北美术学院毕业后的大型早期代表作。它和此前的《协和医院之一》、《协和医院之二》都为连贯性的三联画作品,其灵感来自曾梵志在武汉协和医院的见闻。《协和医院之三》描绘了病人排队准备用餐、接受输血及领药等场景,展示了残酷生活中的一丝乐观。画面中人物的头、手都被突出夸大,是曾梵志面具系列的雏形。

自《最后的晚餐》跨入亿元俱乐部以来,曾梵志便成为市场风头最劲的艺术家,人称艺术品市场的招财猫。2013年9月,全球艺术市场信息网ArtPrice发布的香港当代艺术拍卖排行榜显示,曾梵志以其著名的三张面具系列作品跻身榜单,稳居自2012年7月至2013年6月香港当代艺术十佳拍卖榜单的首位。

香港艺术市场主要面向中国艺术家,因此其当代艺术拍卖榜单极具权威性。数据显示,曾梵志属于中国艺术市场少见的双高艺术家:上拍作品共457件,成交比例则高达88.84%,总成交额超过15亿元,作品均价高于300万元。早在2008年香港苏富比春拍,《面具系列No.6》创下7536万港元天价之时,曾梵志就毫无争议地成为中国当代最贵艺术家。而《最后的晚餐》1.8亿港元的成交价,既刷新了曾梵志个人画作的最高纪录,也成就了亚洲当代艺术的拍卖纪录。外界评论,曾梵志的一路走高数度登顶,得益于他多年来所走的国际化路线。曾梵志的作品一直由国际一流画廊推广。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香格纳画廊就开始代理曾梵志的作品。而与香格纳画廊打交道的画廊和藏家,80%-90%为欧美人士。2000年,中国当代艺术仍处边缘时,香格纳画廊便开始携曾梵志作品参加巴塞尔艺博会。

除香格纳画廊外,曾梵志还和纽约老牌家族画廊阿奎维拉画廊、韩国都亚特画廊签约合作。2011年,曾梵志转投世界一级画廊高古轩之后,又将个展从香港一路开到了伦敦。2013年10月,曾梵志在巴黎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个展,这不仅极大地拓宽了他的国际影响力,更在无形中为他贴上了一张保值的标签。《最后的晚餐》在完成的第二年,即被尤伦斯夫妇纳入私人收藏。

但曾梵志虽有两幅作品拍价过亿,显示中国当代艺术正急速赶上西方价格,但此亿元非彼亿元,何况纵观整个中国当代艺术群体,曾梵志仍属于个案。中国当代艺术从2008年之后开始调整,真正在市场上留存下来的高价艺术家少而又少,诸如曾经热门的艺术家岳敏君、张晓刚,如今都表现平淡,由此可以看出中国当代艺术正处于青黄不接状态,未来走向更让人迷茫。

新纪录的培根、沃霍尔

2013年11月,海外拍场捷报频传,先是12日晚在纽约佳士得亮相的弗朗西斯培根的《弗洛伊德肖像画习作》三联画,以1.42亿美元的拍价代替爱德华蒙克的《尖叫》,成为世界最贵艺术品;然后是13日的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安迪沃霍尔的《银色车祸(双重灾难)》以1.04亿美元刷新了该艺术家的个人拍卖纪录,同时创下当代艺术品史上第二拍卖价。与此同时,当代最知名波普艺术家杰夫昆斯的橙色巨型装置作品《气球狗》,也在佳士得以5840万美元的天价成交,创造了在世艺术家单品拍卖的世界纪录,《气球狗》也成为最昂贵的雕塑作品。

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的作品以粗犷、暴力和噩梦般图像著称,题材多为人物肖像,对世界当代艺术影响深远。《弗洛伊德肖像画习作》创作于1969年,是培根的杰作之一。画面表现的是当代艺术史上另一位重要画家心理学大师西蒙德弗洛伊德之孙卢西安弗洛伊德坐在椅子上的情景。

培根和弗洛伊德于1945年相识并成为亲密伙伴,他们多次相互画过对方。《弗洛伊德肖像画习作》三联作,分别展示了弗洛伊德3个角度的肖像,画面融合了表现主义与超现实主义解构的手法,用扭曲的人物身躯及充满焦虑的神态,营造出一种令人不安的暴力、孤独与疯狂气氛。

多年来,培根一直是天价艺术家。在该最贵作品诞生前,培根的拍卖价就排在世界前三位。培根在西方艺术史上占据重要地位,他所在的20世纪后期,类似博伊斯等观念艺术家的兴起,让绘画成为一个传统领域,但培根却在这个传统领域做出了巨大成就,为此英国最贵当代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评价,培根是最后最伟大的艺术家。

《银色车祸(双重灾难)》是安迪沃霍尔1963年的作品,是该画家4幅车祸题材双镶板画作之一,也是唯一保存于私人藏家手中的作品,其余3幅均被博物馆收藏。它曾流转于众多著名藏家间,此次由一位欧洲藏家送拍。最终它以远超估价6000万至8000万美元的高价成交,大大超越画家《绿色车祸》2007年在佳士得创下的7170万美元的纪录。

当然,1.04亿美元的高价和安迪沃霍尔波普大师的地位相当吻合。虽然今天波普艺术在西方世界已经陈旧,但在艺术市场安迪沃霍尔仍享有不可撼动的地位,并已创造过太多天价纪录。沃霍尔作品展现的那种时尚与流行、调侃与性感的融合,至今仍被人们喜欢,尤其是那些推崇艺术时尚化、艺术商业化的年轻艺术家,更将沃霍尔奉为偶像。无论是培根、沃霍尔还是杰夫昆斯,从近期的欧美拍场都可看出艺术品市场的一大趋势,那就是: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艺术家,无论是绘画还是雕塑,大多数亮点作品都出自1945年前出生的前辈艺术家,他们创作于上世纪50-80年代的作品更由于出色的艺术和社会价值,受到藏家的追捧。

中国藏家兴趣转向

今年11月,拍卖界有两件引爆眼球的事:一是万达集团以2816万美元
(含佣金约合1.72亿元人民币)在纽约佳士得拍下毕加索的《两个小孩》;二是苏富比携伦勃朗、毕加索、罗丹三位大师总价值13亿的作品,亮相苏富比北京艺术周三场私人洽购展。这两件看似没有多少关联的事,其实显示了中国实力藏家的收藏投资趣味,正转向西方顶级艺术品。苏富比的私人洽购展,被业界视为打探内地藏家口味的一次试水,而万达亿元购毕加索却被外界看做土豪烧钱行为。不仅如此,公众对于亿元艺术品的不解和质疑,在曾梵志《最后的晚餐》拍出1.8044亿港元时就扑天盖地,诸如做局、泡沫等指斥见诸媒体,言外之意是不值这个价。

为此,万达收藏负责人郭庆祥还特意出来解释,万达不是土豪,不会盲目地去追逐艺术品,一定是用最合适的价格购买最好的艺术品。我们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是因为西方艺术市场比较低迷,经济低迷使得艺术品价格相对合理,这幅《两个小孩》如果在几年前拿出来拍卖,恐怕要贵得多。这次即使谈不上捡漏,也绝对没有买贵。郭庆祥说,很多人觉得1.72亿贵,可是,现在同一价位的艺术家有齐白石、张大千、曾梵志和毕加索,你说你买谁?事实上,这次中国企业最大的海外竞拍,也是万达首次将目光转向西方艺术品,此前该集团一直以收藏中国近现代书画为主。

应该说,诸多指责是对艺术品收藏共识的忽略,那就是:在顶级艺术品的背后,其实蕴涵着更多权力和荣誉追求。当资本追逐艺术达到顶峰之时,价格已不能用合理与否来衡量。而这种忽略不仅来自中国,即便在艺术品收藏已成为很多中产阶级的消费行为的西方国家,仍有很多人不理解那些顶级艺术品看似匪夷所思的高价。英国哲学家伯兰特罗素在其著作《权力论》中指出,真正所费不赀的欲望并非来自对物质享受的爱好,当适度的享受有了保证的时候,个人与社会所追求的是权力而不是财富。换句话说就是,拥有了一件顶级艺术品,便拥有了一种独一无二的权力和荣誉。

一般来说,艺术品的价值,既来自于它的稀缺性,也是将之放至具体文化、历史、社会、经济等领域综合考量的结果。英国经济学家唐汤普森在其畅销书《身价四亿的鲨鱼》中表示,决定当代艺术品价值的因素有5个:首先是大牌画商,第二是名牌拍卖会,然后是策展人,接下来是影响力甚小的评论家,最后才是完全没有影响力的买家。而高价现象的创造者却只有3个:力捧特定艺术家的名牌画商,成功自我宣传的少数艺术家及名牌拍卖会杰出的行销策略。

因此,创出高价的艺术家和艺术品都属凤毛麟角。据报道,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原拥有者尤伦斯夫妇收藏过2000多件中国当代艺术品,国内一些专家曾对此进行过评估,认为其中三分之一是精品,三分之一价值一般,另外三分之一几乎毫无价值。而财富如果要长期留存,购买顶尖艺术品是最佳选项之一,因此全球的富人都对顶级艺术品趋之若鹜,中国富豪不过是刚踏上这条荣耀之旅。

种种迹象表明,富裕的中国藏家的兴趣已不再局限于传统的中国陶瓷和绘画,他们正越来越多地购买西方艺术品。而海外著名拍卖行苏富比、佳士得等,也越发关注到中国藏家的兴趣转移和实力,在将拍卖机构直接开进内地的同时,也开始向中国藏家面对面推介诸如伦勃朗、毕加索、罗丹等艺术大师的西方顶级艺术品。

admin 王者荣耀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