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5日中午,许多艺术爱好者的微信朋友圈都被张大千的《桃源图》刷了屏:当天上午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的香港苏富比2016春拍中国书画专场上,张大千的《桃源图》以3000万港元起拍,2.4亿港元落槌,最终以2.7068亿港元成交,创造了张大千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作品由著名藏家刘益谦竞得。

大家还没来得及忘记,前一晚另一件刷屏的天价拍品:4月4日晚,由画家吴冠中所创的巨制油画《周庄》,在保利香港2016春拍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专场上以2.36亿港元成交。这一成绩不仅刷新了吴冠中个人拍卖的最高纪录,甚至还超过了3年前曾梵志《最后的晚餐》在苏富比所创下1.8亿港元的纪录,创造了中国油画的又一峰值。

实际上,早在香港春拍举槌前,张大千的《桃源图》与吴冠中的《周庄》就已成为买家追慕的大热门:《桃源图》的拍前估价约5000万-6500万港元,而《周庄》的底价则高达2000万美元。如对两幅作品加以对比,读者不难发现其中的相似点:它们都尺幅巨大,《周庄》是目前市场上吴冠中尺幅最大的油彩作品,长度将近3米,而《桃源图》全幅也约有7尺之高。

两件大尺幅作品,也让人自然联想到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这件约为23.3平方尺的杰构,在去年嘉德春拍以2.79亿元成交。尺幅越大越好卖,难道已成为拍卖新常态?艺术和收藏市场分析人士朱浩云认为,画家对大尺幅作品投入的经历比较多,更讲究构图,容易出代表性作品。

相反,二高一陈和林风眠也是开宗立派的人物,尽管在美术史地位很高,但缺少大作品还是影响了他们的市场号召力。他补充道。

无独有偶,两幅作品都创作于画家的晚年:创作于1982年的《桃源图》与张大千生平最后巨制《庐山图》的创作时间相仿,而吴冠中创作《周庄》时已78岁高龄。这两年,作品的美术史地位也越来越广泛地被藏家讨论。似乎价钱高的拍品多在美术史拥有一席之地。

《桃源图》与《周庄》不一定是张大千、吴冠中最好的代表作,但它们都具有一定独创性。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分析,与早期摹古作品不同,《桃源图》使用的泼彩泼墨是张大千晚年的独创,既糅合了西方抽象艺术的特征,又使用了东方的水墨语言。与此相似的是,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周庄》,也反映了吴冠中融汇中西美学的探索努力。

这至少说明,凡是有创新精神的艺术家都会受到市场欢迎。精诚所至拍卖行总经理陈绮雯补充道。

分析

《周庄》破亿对当代艺术影响有限

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专场共推出248件拍品。张大千无疑成为本专场的最大赢家。除《桃源图》外,他的《阿里山晓色》《味江》《益都游屐》分别以4444万港元、3548万港元、3436万港元的成交价,包揽了本专场的二、三、四名。在专场超过5.6亿港元的总成交额里,张大千作品的成交额就占了将近7成。

2015年是红色题材走俏的一年。在去年国内产生的10件最贵艺术品中,潘天寿、李可染的作品就占了一半。然而,据《2015年度全球艺术市场报告》显示,张大千作品去年年度盈利下降了30%,也没有超高价作品出现。如今,香港苏富比春拍的成绩单,能否证明张大千已经满血复活?

季涛认为,从香港春拍的成绩来看,张大千的作品价格已经从调整中重新企稳。而在朱浩云看来,张大千从来没有离开过第一梯队:即使在近年市场不景的情况下,张大千的总体成交价格依旧遥遥领先。他指出,苏富比一直都有估价偏低的传统;而作为苏富比的台柱之一,张大千的价格涨幅还远未到顶。《桃源图》也可能带动张大千其他作品的水涨船高。

不过,不少分析人士同时提醒,张大千的应酬之作与代表作的价格差距依然很大,精品的拔尖未必就能拉高其他题材的价位。

对于市场来说,吴冠中的《周庄》又带来哪些启示?其实,早在5年前,吴冠中就凭1.15亿元的《狮子林》和1.5亿元的《长江万里图》迈入亿元俱乐部。此后,吴冠中作品价格一直保持稳健。有市场人士预期,作为留法三剑客之一,《周庄》拍得的高价建立了一个坐标,对赵无极、朱德群等名家作品也将带来积极的影响。

吴冠中是一个很独特的案例。过去油画要么是写实的、要么是抽象的当代艺术,但吴冠中的作品都不具备这两方面的特征。然而,季涛认为,由于吴冠中的江湖地位特殊,即使与他的同代人相比也没有可比性,价格破亿不一定能对油画或当代艺术板块产生作用。

本次香港苏富比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的结果,或许能为这一判断提供印证。与往年相比,本次夜场的中国当代艺术无论在成交量或数量上,都出现了显著缩水。曾梵志、张晓刚等当代艺术大咖的作品甚至未见影踪。

虽然影响未必会很直接,但《周庄》的破亿还是可以为当代艺术提振信心。它能让藏家意识到:这个板块也会有非常具有潜力的作品。广东崇正拍卖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何向民说。

思考

任性而为还需要沉得住气

张大千《桃源图》引起热议,除了因为高价,还有买家刘益谦带来的神秘感。这位素以任性闻名的收藏家,曾以2.8亿港元购藏鸡缸杯成为焦点,去年又以1.7亿美元拍下莫迪里阿尼作品《侧卧的裸女》,创造了艺术品拍卖史第二高的成交纪录。

而《桃源图》的竞购过程同样显得耐人寻味。刚刚买下《桃花源》,刘益谦就在微信朋友圈里发表了一番感慨:苦战了差不多1小时,第一次为竞拍一件作品挂了电话,又三次打电话给程寿康竞拍,实在是喜欢这张画,最终竞拍成功,大千问世,谁与争锋!

最让舆论关注的是,刘益谦此举是否表明,他重新将目光从西方艺术品投回了中国近现代书画大师?实际上,《桃源图》这件作品对于刘益谦来说是可要可不要的。季涛分析,刘益谦表面的任性之举背后,还有他基于龙美术馆立场的考虑:几乎任何板块的艺术品他都在收集,而且都是精品为主,这与他的一贯思路是吻合的。

也正是出于这一原因,季涛认为,刘益谦的任性很难对市场整体起到多大作用:应该承认,他们也在努力完善龙美术馆自身的收藏体系。刘益谦购藏的方向会影响到企业家等高端收藏群体,但不会对艺术市场起带动作用。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吴冠中作品价格节节攀升离不开海外藏家的支持。最大买家是在新加坡活跃的印尼华商郭瑞腾。可以说,《周庄》本身就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这是当年吴冠中专门为新加坡吴冠中美术馆而作的定制作品。这幅作品此后一直没有跨出美术馆的门槛,直到日前出现在拍卖场上。

与刘益谦相比,《周庄》的买家显得低调得多。有消息透露,这是一位香港的年轻买家,入场不过一年多时间,正处于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阶段。他对吴冠中作品的兴趣也非同一般。保利香港在同场拍出吴氏另一幅代表作《十渡拒马河》,也以2065万港元成交价为其购得。

海外买家和内地买家还是不太一样:他们买东西贵一些并无所谓,因为主要用于收藏;内地则是尽量求便宜,用在投资比较多。在朱浩云看来,刘益谦凡买必精并不足为奇,不过是在走海外买家的老路。这样的藏家群体在海内外还有很多,这也解释了《桃源图》为何引发如此激烈的竞争。

1987年,《桃源图》187万港元的天价同样令人震惊。如果没多久就脱手了,也不能涨到现在的水平。今天的价位是长期收藏应得的回报。在何向民看来,单单任性并不足以维持收藏,说到底还需要沉得住气。大众虽无法仿效高端藏家的任性,但如果转换短期投资的思维,或许能为解读市场提供另一种思路。

趋势

亿元拍品给市场派了定心丸吗?

在去年5月的中国嘉德春拍,潘天寿《鹰石山花图》、李可染《井冈山》也曾分别以2.79亿元、1.265亿元成交,同场创下两件亿元拍品。然而,这一消息并未取得多少积极回响,相反,当时不少行家都对市场回暖打上问号,称孤品受捧无助改变市场整体颓势。

那么,《周庄》与《桃源图》的破亿,究竟是又一次狼来了?还是可能成为市场回暖的翻身之仗?这次许多市场人士却对此乐见其成。

自张大千成名以来,他的作品就一直引导着中国书画市场的发展。朱浩云列举:1987年,张大千的《桃源图》以187万港元成交,刷新了当时中国近现代书画拍卖纪录;2010年,张大千的《爱痕湖》成为中国近现代书画中首个破亿作品。这次也不会成为例外,《桃源图》将为其他画家打开空间。

这些年来,调整后的市场其实已经相当理性。如果就连本身很优秀的作品都卖不好,市场信心就难免受到打击。在今年香港春拍,好的作品有好的回报,这是市场回暖一个好的迹象。何向民观察到,目前市场缺的既不是资金、也不是人气,而是优秀的作品。而近年拍卖变得难做,与藏家们惜售成风不无相关。因此,亿元拍品对藏家来说也是一副定心丸,有助刺激部分优秀作品流出市场。

除吴冠中的《周庄》外,今年保利香港春拍刷新了多项拍卖纪录,包括崔如琢精品专场以3.06亿港元成交的《飞雪伴春》,创造了在世中国画家世界纪录。保利香港最终实现12.67亿港元的总成交额。

香港春拍一直被视为内地市场的风向标。不过,也有专家对回暖信号一说持保留意见。我始终认为:香港是香港,内地是内地。两地的买家群体、拍品的选择、税收等条件并不相同,与内地市场没有完全的相关性。季涛认为,亿元拍品无疑有助拉动吴、张二人的作品价格,但能否拉动整个市场的成交额,还有待5、6月举槌的内地春拍揭晓。

现在两地的藏家群体还是有不少交叉,即使影响的过程慢一些,香港还是会对内地有推动作用。陈绮雯注意到,香港春拍正在从对大名家作品的一味追捧,转而更多关注藏家的艺术成就:比方在庸礼居珍藏中国书画专场,陈半丁、秦仲文、陆恢等人作品,都卖出了此前罕有的高价,这或许反映未来的收藏趋势。

面对即将启幕的内地春拍,内地的拍卖行将如何迎接考验?据了解,一些内地拍卖公司目前已完成春拍征集。总体来说,我们的策略不会过于看重拍品的数量,而是追求精致,减少选项更有利单件拍品价格的推高。何向民说。

admin 刺激战场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